当前位置:通知公告/中心新闻

国内外仪器设备共享机制对比

发布时间:2017-03-15

 大型仪器设备是高等学校教学、科研和社会服务的重要基础条件。随着“211工程”、“985工程”等实施,高校大型仪器设备得到较快地发展,种类、数量、价值等规模越来越大,先进程度也是前所未有的。与此同时,大型仪器设备的重复建设、效益不高、资源浪费的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大型仪器设备的管理与运行、开放共享、使用效益等问题也引起国家和高校内部的高度关注。

建设大型仪器设备公共平台是促进大型仪器设备开放共享、提高效益的有效途径。公共平台如何更好为师生服务?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国外着名高校在大型仪器设备公共平台建设与管理的经验或许能带来一些启示与参考。笔者在分析国内大型仪器设备共享使用的基础上,对比国内外大型科学仪器设备共享机制,对促进国内大型科学仪器合理配置和充分共享使用提出了相应的政策建议。

它山之石:国内外仪器设备共享机制对比

我国大型仪器设备使用现状

随着国民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和国力的不断增强,国家对高校和科研院所的投入不断加大,特别是在“211工程”、“985项目”等支撑下,国家对高校大型仪器的投入和国家重点实验室的数目急剧增加。总体而言,国家的大型仪器设备多数集中在高校和科研院所,且还存在明显的院校差异、地区差异。教育部重点投入的“211”、“985”项目学校只是全国高校的很小一部分,且重点院校大多集中在东部发达地区及北京、上海、武汉、西安等十几个大城市,而欠发达地区高校乃至地区仪器设备资源严重匮乏。

国家缺乏科技资源投入的顶层设计和宏观协调管理,以及有效的仪器设备资源共享的运行机制,导致有限的仪器设备资源不能有效利用,开放程度不够,使用效益低下。由于信息不畅、管理体制不合理,开放机制不健全等因素,导致一些仪器设备重复购置、重购置轻管理和封闭使用现象。同时区域隔离和条块分割明显,缺乏统筹规划,特别缺少科学仪器集群建设的规划,对大型科学仪器设备设施建设与管理的重要性认识也不够。目前,国内很多高校和科研机构的相当一批大型仪器设备购进后只限本单位使用,形成了“单位或个人所有制”的封闭形式,不利于仪器设备的充分利用和实现资源共享。

在科学仪器设备的管理方面,各仪器设施拥有单位尚未配置与共享服务相对应的专职管理机构,在操作层面无法满足长效管理和系统服务的要求。由于各使用部门可以无偿占有和使用,尚未形成与开放共用的要求相适应的评价、考核与长效激励机制,实验技术梯队的体制、管理、培训及稳定性存在着比较严重的问题,缺乏大型仪器设备设施维修服务的相关管理体系。管理人员、科研人员、实验技术人员对大型仪器设备的使用、开发和维护等工作缺乏主动性,不利于仪器设备在教学、科研及社会化服务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国内外大型仪器设备共享机制对比

在国外,实验室工作关系简单,人员管理放手,且国外学校和很多大型实验室均有协议,学校师生可以简化进入实验室的程序,提高实验室仪器设备的利用效率。如美国加州大学柏克利学校和劳伦斯实验室有协议,学校的师生可迅速进入“高级光源”大型平台开展研究工作,并实施有偿使用,大大提高了实验室大型仪器的利用率,而且节约了维护费用。另外,在美国、英国、日本等国家,很多大型实验室都实行全天候开放,仪器设备的使用效益极高,既有利于加强各种学术交流,也有利于培养优秀科研人员。比较而言,申请进入国内的一些大型仪器平台程序比较复杂,平台延展度较小,一般属于系级或校级水平,而且无偿使用,仪器资源浪费很大。

在国内,很多着名高校和实验室的科学仪器产权归少数人或者单位所有,仪器设备的产权归属不清晰,管理制度不健全,各单位收费管理不公平、不规范,盲目追求发展自有设备。申请科研经费时只审查该实验室现有科研条件,不注重仪器设备共享,申请者单纯追求提升本实验室的科研条件,造成国内资源的极大浪费。而国外着名高校实验室的产权则明显不同,在国外一般百万美元以下的仪器产权归个人所有,上亿的仪器为政府共同投资,且有共同的管理机构——委员会进行统一管理,仪器产权关系明晰,管理机制规范。

所谓科学共同体是指具体共同学术规范、学术领域、学术方法、学术精神的群体。为了追求真理,探索自然界的秘密,通过社会交流与协作形成的各种学会、学院、研究团体、实验室等有形或无形的社会组织。科学共同体的形成对科学技术的进步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在国外,科学共同体健全,有利于形成组织程度很高的研究所和实验室,如卢瑟福领导下的英国曼彻斯特实验室、英国剑桥大学卡文迪什实验室先后培养出诸多诺贝尔奖获得者,被誉为“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的摇篮”。而中国的科学共同体不健全,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对中国的科学共同体提出了批评和质疑,谴责其压制科技创新和学术腐败横行。在这种大的科学背景下,十分不利于实验室的建设和发展以及更多科技成果的形成,极大地阻碍了实验室仪器设备的共享和有效利用。

由于国内外实验室对全面开花和重点突破的理解不同,导致实验室仪器设备资源共享开放程度存在明显差异。例如,英国剑桥大学着名的物理实验室——卡文迪什实验室,鼓励使用自制仪器是卡文迪什实验室长久以来形成的传统。1871年兴建完成的卡文迪什实验室,在经费上、在资源上保持了分子生物学与物理学的共同繁荣。有趣的是1927年威尔逊获诺贝尔奖的云室制作才花了五英镑。然而目前已经进入大科学阶段,这种低价格的自制仪器的可能性很小,但是仍有巧妙之处。如果利用得当,花较少的钱仍然可以起到较好的效果,以重点突破带动整体提升。例如,清华大学2004年申请实验室开放基金额度排在前2位的两位教授分别在《Science》和《Nature》上发表了文章,这种重点突破和整体推进相结合,可以极大促进科学仪器的高度共享和形成大量高水平的科研成果。

虽然近十年来国内对大型仪器设备共享开放进行了有益的探讨,但国内实验室大型仪器资源极缺,浪费很大;而且共享体制滞后,管理人才结构不合理,致使形成了仪器集团,亟待战略调整。我们应该借鉴国外的先进管理经验,有偿定点,开展中国特色的大型仪器设备共享与管理,建立高校及科研机构的大型仪器设备公共服务体系,便于集中有限资金,构筑高水平的研究平台,实现资源优势互补,发挥资源效益,提高整体研究和创新水平。